死刑犯執行前給他一封信:如果有來生一定不會去犯罪

2019-08-14 04:21:29   來源:新京報   

  和重刑犯的7000次談話

  楊旭東走出看守所,作為重刑犯監區前監區長,工作的十多年里,他累計與重刑犯開展談話7000人次以上。 A14-A15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常卓瑾

監區辦公室內掛著手銬等戒具。

每個監區門口都張貼著勸導向善的宣傳畫。

投送監獄前,在押人員留給管教民警的信件,寫著“不要忘記我”。

  早上是重刑犯監區最安靜的時候,重刑犯依法加戴腳鐐,整條通道的監室都聽得見鐵質的腳鐐撞擊地面的響聲。每天早晨,像醫生查房一樣,楊旭東要進入監室檢查,觀察在押人員的氣色,細致檢查死刑犯的腳鐐,以發現他們情緒的蛛絲馬跡,防止發生意外。

  有需要進行律師會見的、面臨開庭的重刑犯,也將由楊旭東帶著法警,路過一個個監室“提人”,所有情況里,死刑犯最不愿意面對的是執行死刑。

  杭州市看守所分為男性監區、女性監區,每個監區內有數量不等的監室,為了安全,每個監室內有數量不等的重刑犯和其他在押人員。楊旭東是重刑犯監區前監區長,工作的十多年里,他累計與重刑犯開展談話7000人次以上。

  幾年時間里,管教的工作都在為整個訴訟服務,讓重刑犯平復心態、接受法律賦予他們的判決結果。

  穿黃色衣服的人

  看守所有嚴格的安全系統,進入看守所需要通過武警站崗的A、B兩道鐵門,這一項目被叫做“鐵桶工程”,除此以外,墻上有高壓電網,進入監區則需要通過掌紋鎖,監室大門也有鎖封閉著。

  一進監區大門,消毒水的氣味從鼻子涌進來。2004年,楊旭東剛從特警支隊調職到看守所的時候,舊看守所建在山邊,七層樓高。南方空氣潮濕,到處是氤氳的水汽。抬頭往上看,灰色的墻面、狹窄的天空,圍墻上裝有高壓電網,站在最底層,像掉進井里被困住的青蛙。

  搬遷到現在的地址后,看守所變大了,園區內種著樹,到處顯得寬敞明亮。不過,對在押人員來說,監室永遠是七八米高的墻壁,和從屋頂上鉆出來不足五平米的一小片天空。每天,在押人員有兩小時的室外活動時間,三十多平米的場地成了他們和外界接觸的日常空間。

  還未判決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都關押在看守所,重刑犯監區的則大都是刑期長或已判決死刑的,等終審判決結果下來,他們或被送往監獄服刑,或直接被執行死刑。因此,重刑犯監區關押的也是最難管理的在押人員之一。

 1/6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頁 尾頁
關于我們 - 聯系方式 - 廣告服務 - 招聘信息 - 站點地圖 - 版權說明
版權所有 (C)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时时宝典老版本420